最新活動

[新聞] 〈折翼少年〉父子之間

2017.01.23

 長久以來,少年內心一直非常需要爸爸看見他的真實存在,

以至於後來儘管進入了幾處司法處所,
少年仍然在尋找父親的分身,
希望能得到關愛的眼神,
「我知道這個主管不喜歡我,沒關係,做好自己的事就好了……」
 
轉到了下一處,他說:
「現在這裡的主管比較喜歡我了……」
 
http://m.ltn.com.tw/news/supplement/paper/1073473

〈折翼少年〉父子之間

2017-01-23

文/王錦萍

「跟我爸無法溝通,他就只會罵,一講話就吵架。」

「很久沒跟我爸聯絡了,他應該也不在乎吧。」

遇見的這些青少年只要談起家庭情況,大多這麼說,父子關係要不是反目就是疏離。其中一個孩子,自從父母離婚以後,他沒從爸爸口中聽過一句好話,爸爸的眼裡像是只剩下對媽媽的仇恨怨懟,容不下其他生活一切,也看不見眼前這個正在成長的兒子,需要父親關心、引領道路,只把他當做吐怨氣的對象,「當初爭取撫養權到底是為了我好,還是為了爭贏媽媽?」

這孩子日日承受爸爸的近乎精神虐待,有時候連續數小時數落媽媽給他聽,一字一句的負面言語不斷在孩子心中累積情緒,他抑鬱的眼神心事重重,「真的不想再聽了。」

他開始逃家,出去之後需要生活費,他跟著外面的朋友打零工,盤算著賺夠了錢,要和媽媽重新建立自己的家庭。

「像爸爸那種人誰受得了,難怪媽媽要離開他。」爸爸多年的洗腦並未成功,但是這一步出了差錯,想快速賺錢的結果,少年觸犯了法律。

其實長久以來,少年內心一直非常需要爸爸看見他的真實存在,以至於後來儘管進入了幾處司法處所,少年仍然在尋找父親的分身,希望能得到關愛的眼神,「我知道這個主管不喜歡我,沒關係,做好自己的事就好了……」轉到了下一處,他說:「現在這裡的主管比較喜歡我了……」

信心的來源建立在爸爸的影子上,那何不直接寫信給爸爸呢?他說:「唉,沒用啦,他不會回信的。」話雖如此,仍舊寫了信。

下次再見面,他開心地說:「老師,我爸有來看我耶,雖然還是一直罵媽媽,不過,」他說:「那麼遠來一趟也是不容易啦。」孩子眼裡漾著光。

dreamworks